南宁律师,广西知名律师,南宁知名律师,南宁企业法律顾问律师 南宁律师张清霞律师乃广西南宁知名律师,执业十余年积累深厚的法律根底、丰富的实践经验及敏捷的办案思路。南宁律师法律热线:13978898474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您现在的位置: 南宁律师 >> 文章中心 >> 法律文书 >> 正文
  浅议未约定履行期限债权的诉讼时效起算         ★★★ 【字体:
浅议未约定履行期限债权的诉讼时效起算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527    更新时间:2009-03-30    

作者: 张清霞  创想律师事务所

   

内容摘要: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债权的诉讼时效起算问题在审判实践中一直存在争议,而我国法律对此种民事行为又无具体的界定。本文首先明确我国的诉讼时效制度,其依据时间的长短和适用范围分为一般诉讼时效和特殊诉讼时效。再通过举例加以分析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债权的诉讼时效如何适用。认为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债权的诉讼时效起算应从“债权确立之二日起计算”,这样才符合诉讼时效立法宗旨,才符合国际上立法惯例,才符合我国有关司法解释的精神。
关键词:未定期限   债权   时效   起算  

   

诉讼时效,是指权利人不行使权利的事实状态,持续经过法定期间届满,丧失其请求法院依诉讼程序强制义务人履行义务的权利的时效制度。其依据时间的长短和适用范围分为一般诉讼时效和特殊诉讼时效。  

一般诉讼时效是指在一般情况下普遍适用的时效,这类时效不是针对某一特殊情况规定的,而是普遍适用的,如我国《民法通则》第135条规定的:“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这表明,我国民事诉讼的一般诉讼时效为二年。  

特殊诉讼时效指针对某些特定的民事法律关系而制定的诉讼时效。特殊时效优于一般时效,也就是说,凡有特殊时效规定的,适用特殊时效。我国《民法通则》141条规定:“法律对时效另有规定的,依照法律规定。”特殊时效可分为以下三种:一、短期时效:短期时效指诉讼时效不满两年的时效。我国《民法通则》第136条规定:“下列时效为一年:1、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2、出售质量不合规格的商品未声明的;3、延付或拒付租金的;4、寄存财物被丢失或被损坏的。”其他还有如《担保法》中规定的“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等;二、长期诉讼时效:长期诉讼时效是指诉讼时效在两年以上二十年以下的诉讼时效;三、最长诉讼时效:最长诉讼时效为二十年。我国《民法通则》第137条规定“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根据这一规定,最长的诉讼时效的期间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权利享有人不知道自己的权利被侵害,时效最长也是二十年,超过二十年,人民法院不予保护。  

在实践中经常碰到没有约定履行期限的债权,它的诉讼时效如何起算,我国法律无具体的界定。倒底是适用一般诉讼时效呢?还是适用特殊诉讼时效。笔者在法律实务中多次碰到涉及此问题的案例,现就其中的一个案例来浅议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债权的诉讼时效如何计算。  

[案情]原告张某诉称,20031月份与被告李某之间发生一笔买卖,口头约定货到付款。当时被告李某因资金周转不灵,未能立即付款,就出具了一张欠条给原告,但未注明还款期限。此后,原告张某因生意太忙,一直未向李某催讨过该笔贷款。被告也一直没有主动履行还款义务。原告于20054月初起诉到法院,被告辨称:那笔贷款已经超过2年的诉讼时效了,无须再付原告。  

该案在审理过程中,存在两种不同的法律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从债务人出具欠条到债权人起诉已超过两年,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的规定,该案已超诉讼时效期间,应当判决驳回原告张某的诉讼请求。
   
另一种意见认为,被告李某出具的欠条没有约定还款时间,属于履行期限不明,依据《民法通则》八十八条第二款第(二)项及《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向债权人履行义务,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虽然本案债务人出具欠条至债权人起诉之日已超过两年,但双方未约定还款时间,该案应从债权人主张权利,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计算诉讼时效,起诉也是主张权利的一种,因此,该案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张某的债权应受到法院的保护。  

   评析:  

一、诉讼时效制度的立法本意  

时效制度最初来源于罗马法。诉讼时效制度的立法原意,是要促使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避免“躺在权利上睡觉”的现象产生,以维持民事关系的确定性和稳定性。  

正因为如此,古今中外,法律无不规定行使权利有一定的时效。至于时效多长,各国法律规定有所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即是:诉讼时效适用于一切权利的行使,没有任何例外。允许在一定条件下予以延长,但不允许完全排除其适用。  

就我国法律规定而言,规定有一般诉讼时效和特殊诉讼时效。既然规定了诉讼时效期间,那么在判案时,就应当严格遵守,禁止在诉讼时效是否适用的问题上行使“自由裁量权”。所以,诉讼时效制度不应有任何的例外。  

   

二、  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的法律对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债权诉讼时效起算规定  

对于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大陆法系国家的立法往往先将请求权区分为以作为为目的请求权和以不作为为目的的请求权两种形态而分别规定其时效的起算点。在以作为为目的的请求权中,学理上往往又区分定有清偿期的债权与未定清偿期的债权而分别予以探讨。对于定有清偿期的债权应从何时开始计算时效期间的起算点?对此,各国学者并无争议,皆认为应从清偿期届满之时起计算,[1]有的立法甚至对此作出明确规定,如瑞士债务法第130条前段即规定,时效自债权期限之届至开始进行。在德国,《民法典第一草案》第158条第一款曾规定,消灭时效,于法律上可以要求履行请求权(已届清偿期)之时开始,虽然这一句没有成为法律,但它的实质内容是正确的,因此被视为现行法的组成部分。[2]而对于未定清偿期的债权,其诉讼时效期间应从何时起算,则存在着较大的争议。

   
在前苏联,对于未定清偿期的债或者合同仅规定以债权人提出履行请求的时间为履行期限的债,1922年苏俄民法第45条第2段曾规定,关于由债权人提出索偿要求的债,诉讼时效期间自债产生时起开始。依苏联学者的见解,时效从债产生时开始而不应从债权人提出请求时开始,这是因为债产生之时已发生了提出请求的可能性,提出请求不应看作产生诉讼请求权的根据而是对已产生的诉讼请求权的实现。如果将提出请求之时作为起算时间,当事人就会采用拖延提出请求的时间的办法来延长时效,就会发生当事人随意延长时效期间的现象,这与时效的强制性不符。[3]1966年苏联民法出台以后,有学者主张债的履行未定期限,而是按照债权人的请求,则时效从在这种情况下给予债务人的7天履行期届满之时起计算。但依法律、合同规定或债的实质,也可产生按债权人的请求立即履行的义务,此时,诉讼时效从债权人提出请求后次日开始计算。[4]

  
《日本民法》规定“消灭时效,自取得行使权利之时进行之”。可见,日本理论界与实务界皆认为,未定清偿期的债权,原则上从债权成立时起进行。如关于特定物的寄托,若未约定寄托存续期间,时效应从为寄托行为之时开始进行。之所以不将寄托人请求返还之时作为计算时效期间的标准,其原因在于,如果寄托人不为返还的请求,则契约上的返还请求权即永远存续,时效期间将永远不能起算。
   
在我国台湾地区,对于未定清偿期的债权,其诉讼时效期间从何时起算,理论上与实务上存在着不同的观点。通说认为,对于未约定清偿期的合同,由于民法第315条规定债权人可随时请求清偿,债务人也可随时为清偿,从而从合同成立之时起,债权即产生,债权人即可行使债权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如对于未约定寄托期限的保管合同或未约定还款期限的借贷合同,自合同成立之时起寄托人或贷与人即可请求相对人返还寄托物或金钱,因此,基于该合同所生债权的时效期间应从合同成立之时或债权产生之时开始计算。[5] 由于台湾地区民法第478条规定,借用人得随时返还,贷与人亦得定一个月以上之期限,催告返还,虽然贷与人自借贷合同成立之时即可行使权利要求返还,但在一个月以上的催告期届满前借用人并无义务返还,而上述通说没有兼顾到第478条的规定,在司法实践中,有判例认为应从债权人提出请求并经一个月的催告期后才开始起算。但也有人认为,如果债权人不催告,则千百年后债权人仍可再催告,若此时才开始起算无异于诉讼时效永不进行。对于未定清偿期债权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应兼顾民法第315条与478第条的规定,即从合同成立之时起再经过一个月催告期才开始起算。[6]  

从上述各国和地区法律对时效的规定不难看出,基于诉讼时效设立的目的,只要有权利人有权利而不及时行使这一事实出现,诉讼时效即应当开始起算。如果权利人虽有权利或者诉权,但由于种种客观原因无法行使,则不应当起算。毕竟,权利人并没有“躺在权利上睡觉”。例如,权利人虽然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但如果不知道谁是其侵害者,没有办法行使权利时,诉讼时效仍然开始计算,等到权利人知悉谁是侵害人时,诉讼时效已过,这显然不公平,也不符合诉讼时效的立法宗旨。  


三、我国对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债权的诉讼时效起算
  
  在我国,关于未定清偿期限债权的时效期间究竟应从何时起算?这问题在审判实践当中一直存在分歧。归纳起来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是主张权利说,认为诉讼时效应自债权人主张权利时起算;另一种是债权关系形成说,即认为诉讼时效应从债权关系确立之日起计算。笔者认为,识别这两种观点的是非,应该依据现行相关民事立法精神及时效制度和相关司法解释进行分析和理解。
    
持主张权利说观点的人认为,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说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算,这样才能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因为债权人在催还债权过程中,债务人有延期还款的意思表示,并不说明债务人不愿意还款,这样债权人不会认为自己的权利被侵害,充其量,只不过权利实现的时间要迟延罢了。何况,债务人出具欠条要求延期还款,而债权人接受欠条后不提异议,应当认为双方当事人对延期还款达成了共识,怎能说债权人“知道自己的权利被侵害”呢?因此,主张权利说认为诉讼时效起算的标志(权利被侵害)没有发生,诉讼时效不能开始起算。只有在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债权时被债务人拒绝,债务人明确表示不还款或者以其行为表示其不打算还款,债权人才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诉讼时效才能开始计算。
    
持债权关系形成说观点的人认为,诉讼时效制度的意义在于督促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对怠于行使权利者进行制裁,从而使权利义务关系确定化。若权利人能行使权利而长期不行使,义务人的法律地位将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将导致当事人之间社会关系的事实状态和法律状态长期不一致,不利当事人建立新的确定化社会关系。没有履行期限的债权债务关系确立后,债务人可以随时向债权人履行义务;债权人享有随时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权利。由此可见,债权形成之时,债务人就有履行债务的义务,若不履行,即证明债权人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了侵害。因此,诉讼时效从权利形成次日起算。如债权人在可以主张权利时(二年内)不主张权利,应按诉讼时效制度的有关规定,对其权利不再予以法律上的保护。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债务人在约定的期限届满后未履行债务而出具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条诉讼时效应从何时开始计算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中规定诉讼时效期间应从供方收到需方所写欠条之日的第二天开始重新计算   

由此可以看出,没有履行期限的债权、诉讼时效应从债权确立之次日起计算。  

    

四、对本案的分析,诉讼时效应从民事行为成立次日起算  

   

本案涉及原被告之间的借贷纠纷,其案情相当简单,处理本案需要解决原告的还款请求权是否已届诉讼时效期间,而解决此问题的关键在于确定时效的起算点。如果本案的时效从债权人才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计算,这就涉及到一个诉讼时效举证责任问题。在审判实践中,关于欠款案件经常发现这样的情况:债权人明明经常找债务人讨帐,就因为没有催收的书面凭据,起诉到法院后,债务人就说人家从来没找他要帐,已超了诉讼时效。于是,赖帐者趾高气扬,债权人垂头丧气。《民事诉讼法》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2001年12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201次会议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一条规定 原告向人民法院起诉或者被告提出反诉的,应当附有符合起诉条件的相应的证据材料。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制度告诉我们,除少数几种依法应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的案件以外,举证责任应由提出主张的当事人来承担。因此结合审判实践,没约定履行债权的诉讼时效从履行期限届满之次日起计算更有利于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如果从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算,就涉及到一个诉讼时效举证责任的问题。当举证不能时,就意味着可能要承担败诉的后果。
    
因此,结合本案与审判实践,笔者认为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应以权利人何时可以行使权利为准。具体而言,对约定还款期限的债权,其诉讼时效应当从履行期限届满之次日起计算(因为履行期届满前,权利人仍未能行使诉权);相应地,没有约定还款期限的欠条,其诉讼时效应当从该行为成立之次日起算。主要理由如下:  

1、按照民法通则及合同法的规定,没有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或者债务,债务人随时可以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债务人履行,但必须给予必要的准备时间。按照这一规定,没有约定还款期限的欠条,债权人自债权成立之日起,即可向债务人要求履行,即可行使债权。从出具欠条的次日起,有权利而不行使的法律事实已经出现,诉讼时效即应当起算。  

2、我国法律虽然没有专门针对没有履行期限的债务诉讼时效何时起算的规定,但参照各国的立法惯例,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民法均有明确的规定,即对于没有履行期限的债务,诉讼时效应当从债务成立之次日起计算。这一规定符合诉讼时效的立法宗旨,即可对“躺在权利上睡觉”的行为进行有效的约束。  

3、这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的诉讼时效起算规定并不矛盾。既然债务人随时可以履行,可以履行而不履行,就应当视为侵害了权利;既然法律规定债权人有权“随时可以要求履行”,而债权人又明知债务人可以履行而不履行,则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已经被侵害。值得注意的是,当事人不得以不懂法律有此规定为由,主张自己并不知道权利被侵害。  

4、这一解释符合我国有关的司法解释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债务人在约定的期限届满后未履行债务而出具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条诉讼时效期间应从何时开始计算问题的批复》( 1994326 )中提到:“根据你院报告称,双方当事人原约定,供方交货后,需方立即付款,需方收货后因无款可付,经供方同意写了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的规定,对此应认定诉讼时效中断。如果供方在诉讼时效中断后一直未主张权利,诉讼时效期间则应从供方收到需方所写欠条之日的第二天开始计算。”这一规定虽然不是专门针对“没有约定还款期限的欠条”而作的司法解释,但其中涉及的主要内容,完全适用于这一情况。  

   

五、在本案基础上的一点引申

  
 对于本案,值得我们深思的一点是,如果原告不是在2005年起诉,而是在2011年、2021年,甚至更长的期限后提出请求或起诉,是否还应开始时效制度的适用呢?对此,应作出否定的回答。其原因在于,本文所提出的无论是从债权人规定的或法院决定的催告期届满时起算的标准还是从债务人拒绝时起算的标准,都是以债权人提出请求为前提的,如果债权人永远不提出请求,则无法认定债权人的权利受到了侵害,从而也无法开始诉讼时效的进行。这样,时效制度将无法适用,而时效所欲达致的维持社会秩序的旨趣也将无法实现。因此,实有必要对本文提出的时效期间起算点的标准作出适当的限制。其道理与民法通则第条规定的时效起算点应受第137条权利最长保护期的限制同出一辙。

   
笔者认为,如果我国未来民法典修正现行立法关于时效期间起算点的规定,改采大陆法系各国所实行的自请求权产生之时请求权可行使之时起算的标准,对于未定清偿期债权时效的起算依此标准即可确定,固然不会产生任何问题。但如果我国未来立法仍坚持现行法所确立的此项标准,则未定清偿期债权适用时效制度就可能会存在着前述时效期间永远无法起算的问题。就此,笔者主张,在立法规定未定清偿期债权时效期间起算点时,除规定自债权人规定或法院认定的催告期届满时或者债务人拒绝时起算的标准外,还应限制性的规定,即自权利成立之时起经过20年的,不予保护[7]   

   

   

参考文献:  

   

[1] 德国、日本、我国台湾地区等大陆法系各国或各地区,前苏联东欧各国以及我国大陆理论与实务上均采此观点。当然,虽然在时效自清偿期届满时起算上并无争议,但理论上对时效期间的起算究竟是从清偿期届满之当日抑或清偿期届满之次日进行却有不同意见,如在我国台湾地区,有学者认为虽债权人于当日就能行使权利,但依民法第120条第2项的立法旨趣,当事人之间若无特别约定,应从清偿期的次日起算。而另外有学者却认为,债权人于到期日就可行使权利,依第128自请求权可行使时起算的本意解释,应从当日起算。参见刘得宽:《民法总则》,五南图书出版公司1996年版,第388页。

[2] [
]迪特尔·梅迪库斯:《德国民法总论》,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94页。


[3] 
参见[]诺维茨基:《法律行为·诉讼时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56年版,第191—192页。


[4] 
参见[]BII 、格里巴诺夫、CM、科尔涅耶夫主编:《苏联民法》(上),法律出版社1984年版,第 253页。


  

[5] 胡长清:《中国民法总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360页;黄立:《民法总则》,三民书局股份公司1994年版,第466页;郑玉波:《民法总则》,三民书局1979年版,第358页;洪逊欣:《中国民法总则》,三民书局1992年版,第586页。

  

[6] 参见林诚二:《民法总则释义》(下),瑞兴图书股份公司1995年版,第369页。

[7] 
梁慧星先生认为,无履行期请求权从权利人可行使权利之时起算,但20年时效从权利成立时起算。参见梁慧星:《民法总论》,法律出版社1996年版,第245页。   

   

   

文章录入:张清霞    责任编辑:张清霞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 2009-2020 南宁律师_广西南宁知名律师_南宁企业法律顾问律师-张清霞律师
    联系地址:广西南宁市古城路22号银宇大厦A座13、14、15楼 
    电话:13978898474 邮箱:zqxlawyer@163.com
    网站建设维护:飞图网络 站长:小张